Chapter 142

 

開學前的暑假,湊崎紗夏待在超市幫忙,無法與平井桃見面。

 

平井桃從京都來到大阪,沿途沒有暈車,松山提着三杯飲料。家裡不讓她獨自出遠門,除非有青梅竹馬陪同。

 

桃子,湊崎也喜歡跳舞嗎?

 

松山坐在走道旁,把靠窗的座位留給平井叔叔的女兒。他把手機交給平井桃,讓她選擇喜歡的歌曲。

 

你不要教她踢足球

 

紗夏要和我一起跳舞

 

車廂是靜謐的空間,平井桃扯掉他的耳機,用力地捏住他的耳垂,輕聲呢喃重要的話。

 

仗着松山偏愛的包容,平井桃學會下命令。

 

你怎麼知道湊崎不喜歡?

 

松山不懂女孩的心思,期待認識鄰居的朋友,聽說長得像松鼠。只要松鼠感興趣,他願意和她一起踢足球。

 

入學試的成績出來了,我們不在同一班

 

你幫我照顧紗夏,不要讓她受委屈

 

可是不許搶走我的朋友

 

佔有慾這回事,平井桃早在不懂愛的年紀流露出來。松山分掉了爸爸的愛,足球員陪他訓練的時間更多,平井桃已然沒有抱怨。

 

行,我不會欺負她

 

湊崎像你一樣可愛嗎?

 

鄰居妹妹寡言,一開口像是撒嬌,松山保證好好對待她的朋友。舞蹈天才只會和音樂交流,直到遇見傻瓜。

 

松山,我不可愛

 

平井桃瞪了他一眼,把芭比娃娃放進粉紅色的背包。

 

列車進站,廣播提示乘客抵達目的地,謹記帶同隨身物品下車。

 

而這趟路程愉快。

 

 

最初天才不帶足球員過來,後來傻瓜也會認識同桌。

 

結果看似沒有分別,問題是緣分未到,平井桃帶松山進入魔法世界。

 

超市正對河畔,水深不高,湊崎紗夏捲起裙擺,赤腳撿起石頭,最會打水漂,最高紀錄是六次。

 

紗夏,你在幹嘛?

 

怎麼又在和石頭玩?

 

平井桃把紫色吸管戳進杯蓋,帶來七分糖的珍珠奶茶。杯內的冰塊融化,剛剛好的溫度,不會凍僵傻瓜的手。

 

小桃,我好想你

 

我將石頭扔到遠方,許下的願望就會實現

 

熟悉的檸檬香靠近,湊崎紗夏第一時間抱住平井桃,突然看見陌生人。男孩拿着天才喜歡的芝士奶蓋檸檬紅茶。

 

你是小桃的朋友?

 

編着雙辮子的女孩,有一雙明亮的眼睛,深藍色髮帶印有星空。

 

我叫松山

 

像松樹一樣堅強,像深山一樣沉穩

 

喜歡人就欺負她,男孩用錯了方式,偏偏得到注意。松山解開傻瓜的髮帶,玫瑰味的頭髮隨風散開,掠過他的掌心。

 

湊崎紗夏愣住,攥住一顆石頭,水珠灑在地上。

 

不許欺負紗夏

 

打人不打臉,對松山是不能踢腿。

 

平井桃不聽爸爸的話,踹了青梅竹馬一腳,而那杯飲料溢出來。

 

檸檬紅茶,既酸又苦。

 

桃子,你下手能不能輕一點?

 

好痛啊

 

松山躲避不及,按住疼痛的小腿,跳着往後退。

 

湊崎紗夏解開另一條髮帶,感受微風的擁抱。她坐在超市的門前,喝着有點甜的珍珠奶茶,觀賞這場天才表演。

 

平井桃把人當足球,追着青梅竹馬踢來踢去。

 

不論是一棵樹,還是一座山,原來他不堅強。

 

這才是第一印象。

 

你送來一棵樹,我投入感情。

 

你帶來一座山,我卸下戒備。

 

 

開學以後,松山常常來超市添購日用品。

 

湊崎紗夏把同桌喜歡的東西,放進足球隊的運動包。他留下一盒香蕉酸奶,擺在飛行棋的旁邊,請超市的小老闆喝。

 

他遞出錢,她找零錢,不經意的觸碰讓傻瓜快樂。松山幫忙提東西,外婆說他是好男孩,誰知道他來看女孩。

 

湊崎紗夏掌握同桌的喜好,別人無法發現的細節。

 

那些購物發票,湊崎紗夏仔細研究商品,想像他的生活。

 

松山常用的柔順劑,和他身上的花香一樣。每次他買止痛膏藥,湊崎紗夏擔心他拉傷了肌肉。

 

最難過的是,他買了粉紅色髮夾,但是沒有送給她。

 

下課的日子,湊崎紗夏不在足球場,便在前往足球場的路上。她喝完一盒香蕉酸奶,就要到舞蹈學校訓練。

 

湊崎紗夏臨走前多看同桌一眼,發現平井桃的身影。

 

松山不朝傻瓜跑來,卻為天才停下腳步。

 

那是觸痛她的畫面,湊崎紗夏不再與平井桃同行。她們約定從小小世界跳到大大世界,而這個世界太得讓她們分開。

 

最近平井桃主動找老師補課,努力趕上精英班的成績。假設天才早知道傻瓜情侶出現,她不會在入學試睡覺。

 

桃子,你不喜歡我送你的髮夾嗎?

 

怎麼都不見你戴?

 

松山回頭望向逃跑的傻瓜,連雙肩包的帶子也晃來晃去。湊崎紗夏只會留在看台,沒有勇氣踏進這片草坪,為他遞上擦汗的毛巾。

 

他無法確定同桌的感覺,到底是吃誰的醋。

 

不喜歡

 

周圍的隊員繼續來回跑,沒有攔住闖進足球場的人。平井桃避開訓練的飛碟,站到松山的面前,將多餘的禮物還給他。

 

喜歡你的女生還不夠多嗎?

 

不差紗夏一個,她也玩不過你

 

平井桃感到不快,當初叫松山照顧人,連累傻瓜掉進曖昧的漩渦。湊崎紗夏天天守在超市,等他買一盒香蕉酸奶。

 

桃子,你坦白告訴我,你喜歡紗夏嗎?

 

像我一樣的喜歡

 

同桌對人主動,特別是平井桃,想親親就親親,想抱抱就抱抱,完全沒有害羞的表現,而他沒有得到同等的待遇。

 

誰會像你一樣喜歡人?

 

你還好意思拿我比,我不會玩曖昧

 

我喜歡紗夏,我就會讓她知道

 

就算在不同的班級,平井桃以為兩人的關係沒有疏遠。她們在這片大大世界,仍然會一起跳舞,享受聖誕節的快樂。

 

聖誕節沒有來臨,湊崎紗夏失去了聖誕老人。

 

她以為松山是唯一的聖誕樹。

 

這棵樹卻埋下太多的幼苗,包括她最愛的朋友。

 

 

按照舞蹈學校的課程,學生自行選擇鑽研的種類。平井桃追求有力量的舞蹈,湊崎紗夏選擇別的風格,走向不同的舞台。

 

過往形影不離,現在形同陌路。

 

一個人會否同時喜歡兩人,松山是實例。既然他們先認識,湊崎紗夏自以為是第三者,退出成全青梅竹馬的愛情。

 

校內有傻瓜情侶,湊崎紗夏拿尺子劃定同桌的界線。松山不能碰她的手,可惜無法阻止同學開玩笑。

 

平井桃變回冷漠的天才,不再等她下課。

 

每次路過樓道盡頭的教室,湊崎紗夏尋找那抹努力的背影。天才的桌上不是能量棒,就是能量飲料。

 

天才不光顧超市,傻瓜不留在咖啡廳。

 

初中畢業那天,湊崎紗夏認清同桌的真實模樣。車廂要保持安靜,她搭捷運回家的路上,忍住不放聲大哭。

 

湊崎紗夏拉開抽屜,可惜沒有時光機,送她回到過去。這次她不會放手,不是放開松山,而是平井桃。

 

嗚嗚嗚,我好想喝珍珠奶茶

 

湊崎紗夏太想念朋友,連夜給平井桃打電話,不惜吵醒天才。

 

紗夏,這也是要哭的事情嗎?

 

我會搭最早的列車,給你送過來

 

電話傳來抽泣聲,不會長大的傻瓜惹人憐愛。平井桃抱住芭比娃娃,很久沒有聽見對方的呼吸。

 

小桃,我真的是傻瓜

 

松山是你的朋友,我才對他好

 

我只是喜歡你,我沒有那麼喜歡他

 

可是你將我交給他,我以為這是你希望看到的

 

那天的約會,湊崎紗夏在海邊受到委屈,松山沒有追到同桌。平井桃寫下那一頁的日記,承諾不再重複犯錯。

 

不該介紹你們認識,不該拜託別人照顧你。

 

喜歡我不是奇怪的事情,我也喜歡你。

 

只不過是朋友的喜歡,這份感情永遠不會傷害你。

 

對不起,真想你喜歡的是我。

 

對不起,真想我喜歡的是你。

 

 

高中以後,湊崎紗夏展開新生活,遇到三彬同學。

 

不是三杉,而是三彬,兩個木組成一個林,他是堅壯的大樹。

 

出場順序多重要,最殘忍的一點是,不可避免的比較。六月出生的雙子座,三彬同學不買酒精飲料,抱住籃球逛超市。

 

湊崎紗夏學會整理貨架,檢查肉類的保質期。

 

湊崎,收錢了!

 

超市附近有籃球場,男生拿走一堆瓶裝飲料,包括最受歡迎的礦泉水。他把紙幣丟在收銀處,大聲喊小老闆出來。

 

三彬是文質彬彬的貴公子,慢慢地選購貨品,等待傻瓜回到收銀處。

 

紗夏,快給我包紮一下

 

超市門前的台階,平井桃一步跨過去,溜進櫃台後的空間。她痛得冷汗直流,瑟縮在沙發椅,豎起僵硬腫脹的手指。

 

他們就不會好好傳球,怎麼說也不會收放自如

 

跳舞好玩多了

 

平井桃代表理科班參賽,天天到球場訓練,提高投籃的命中率。她給籃球狠狠地戳中指尖,害怕手指會骨折。

 

小桃,你又給籃球打到了

 

嘻嘻嘻,幸好你不是傷到中指

 

貨架不缺醫藥用品,天才需要冰敷傷口。湊崎紗夏拿毛巾裹住冰塊,否則平井桃會冷得顫抖。

 

給我一顆糖,我真的好痛

 

棒棒糖止痛,平井桃受一點苦,就要得到一點甜。她趴在櫃台休息,散發着頹廢的氣息,無視排隊等待的客人。

 

抱歉,你等了很久吧?

 

我先幫你結算

 

湊崎紗夏認得最近的常客,背上有一顆籃球。

 

兩人毫無交集,直到有次籃球掉出來,沿着地面碰到她的拖鞋。紫色球衣印有俱樂部的字樣,意味着他是職業球員。

 

不着急,傷口要處理好

 

一袋蘋果,兩盒壽司拼盤,三瓶運動飲料,這是他的晚餐。三彬打開運動包的拉鏈,讓湊崎紗夏把物品放進去。

 

櫃台旁的貨架有各式糖果,擺在小孩子拿得到的高度。平井桃嚐過一遍,包括軟糖、硬糖、口香糖、棒棒糖。

 

但是沒有粉紅色的創可貼,溫柔的敷料是最好的藥。

 

你沒有準備好

 

要把練習當比賽,保持專注,時刻準備接球

 

平井桃一臉詫異,仰頭凝視着高大的籃球員。

 

貴公子犯規的次數少之又少,擅長設下進攻犯規的陷阱。理科班的同學提及三彬前輩的球技,也不得不服氣。

 

前輩,你能教我打籃球嗎?

 

籃球員的購物清單,多了一盒創可貼。湊崎紗夏攥住那張紙幣,想起天才受傷的手指,喊停離開的人。

 

你們考慮清楚,要不要由我來教

 

三彬轉身邁開腳步,將背上的籃球送給超市的小老闆。

 

前輩的要求很高嗎?

 

湊崎紗夏摸摸籃球的質感,那是單手握不住的球體。沒有運動天賦的傻瓜,渴望領悟籃球的精髓,只不過為了天才。

 

平井桃向舞蹈學校請假,天天跑去練球。湊崎紗夏好想看見天才捧獎盃,她也不忍心朋友受苦。

 

若是我來教你......”

 

無論過了多久,只要你打籃球,身上都有我的影子

 

冰塊沒有融化,手指依舊疼痛,平井桃皺着眉頭。這番話不像調戲傻瓜,可是草率的決定會影響未來。

 

平井桃坐在超市門前,低頭咬開雪碧的瓶蓋。

 

傻瓜的包紮技巧有點差,繃帶覆蓋的面積,由一根手指變成手掌。

 

明明是小傷,旁人看來像是重傷。

 

三彬前輩呼喚的名字,由湊崎變成紗夏,所需時間不多。村子的老人都知道,超市的小老闆是開朗活潑的女孩。

 

湊崎紗夏像興奮的柴犬,白色羽絨服敞開,雪花凍紅了鼻子。許願的石頭變成籃球,她用力地扔向遠方,高達的人都能擋下來。

 

那顆籃球掉不進河裡,願望無法實現。

 

前輩,我還是過不了你

 

湊崎紗夏沒有華而不實的招數,嘗試突破又急停,多少假動作也避不開最強的防守球員。

 

紗夏,你只是沒有準備好

 

這棵樹像月亮,你以為走遠了,抬頭又能看見。

 

不論籃球,還是愛情,都要準備就緒。

 

松山不教湊崎紗夏踢足球,或是聽平井桃的話,或是沒有耐心。他以為傻瓜太笨,而他享受崇拜。

 

湊崎紗夏學會了打籃球,忘記對方等待她投入戀愛。

 

 

這座吊橋搖擺不定,人站在河流的兩端。

 

只要開始比較,湊崎紗夏發現不同的地方。她沒有拿別人和周子瑜比較,她是和很多個自己比較。

 

十二歲那年,湊崎紗夏仰望高大的聖誕樹。燈飾照亮掉下來的淚,後來變成周子瑜發現的星星,閃過她的夜空。

 

湊崎紗夏等了十年,遇上一根木頭,期待她長成聖誕樹。

 

木頭埋在心上,聖誕樹落地生根。

 

這棵樹不必為她遮風擋雨,湊崎紗夏不是喜歡堅強的人。那個人可以喊疼,那個人可以流淚,那個人可以脆弱。

 

每個討厭的下雨天,湊崎紗夏會陪在她的身邊。溫柔代替雷聲,那個人說着乏味的科學理論,陪伴她無法入睡的夜晚。

 

喜歡是不可理喻的魔法。

 

明明是平凡的一天,明明是微小的事情,湊崎紗夏感受到幸福。

 

紗夏姐姐,你真的沒有白頭髮

 

學姐的頭髮是藍色的,你知道我們的分別嗎?

 

周子瑜回到十樓,將松鼠和月亮放回紫色行李箱。她將小丑魚玩偶擺在沙發,細數床上有多少根頭髮,可惜沒有白色的。

 

你的頭髮比我長一點?

 

湊崎紗夏撫平枕頭的皺摺,捏住鈷藍色的被角,尋找那顆遙遠的天王星,沒有留意被子拖到地上。

 

不是長度的問題,你的頭髮變成棕色了

 

周子瑜連忙抓住空調被的另一端,默默地計算對折的面積。她的指節觸碰湊崎紗夏的手背,縫合被子的兩面。

 

怎麼可能?

 

我們一起染的頭髮

 

理科生靠過來的一刻,湊崎紗夏聞到了聖誕樹的松木味。她疑惑地環視周圍,依然找不到香水的瓶子。

 

松鼠是棕色的,柴犬也是棕色的

 

你是棕色的

 

攤平的空調被對折再對折,周子瑜貼着湊崎紗夏,埋進她的頭髮。今天沒有她的玫瑰香,沒有壞朋友送的香水,全是清爽的西瓜味。

 

不對喔,彩瑛還說我是狐狸

 

狐狸總不能是棕色的吧?

 

不怪傻瓜提起女朋友,湊崎紗夏想到情人節的翌日。儘管酒店頂樓是孫彩瑛的家,服務生一定會換床單,她更加不用疊被子。

 

為甚麼你是狐狸?

 

我在你的身上,看不到狐狸的樣子

 

壞朋友的名字結束短暫的幸福,周子瑜不會陷進想像的魔法世界。她不明白戀愛哲學家的甜言蜜語,也許是情侶的秘密。

 

看不到就對了

 

我在你的眼中,應該是棕色的

 

湊崎紗夏藏起小魔鬼的一面,沒有大膽表演真正的魅力。她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假裝乖巧的樣子,偏偏憋不住笑意。

 

你為甚麼不給我看?

 

我不是你的女朋友,所以看不見

 

周子瑜坐在床邊,查看手機的消息,發現名井南傳來的遊戲畫面。有意義的數字說明能力,虛擬女友再次成功解題。

 

湊崎紗夏愣了半晌,攥住白色球衣,無法說出真正的心聲。

 

你陪我折被子,我感到好幸福。

 

湊崎紗夏找到一雙眼睛,只為了她眼中的自己而活。平井桃不會取笑她,畢竟她是機智的傻瓜。

 

如今她陷進深不可測的夜空。

 

湊崎紗夏在乎周子瑜的想法,高材生不會笑她是傻瓜。

 

只可惜,那個人好像喜歡傻瓜。

 

而傻瓜是機智的。

 

 

室內的場館,籃球架降下來,籃球掉出籃框。

 

湊崎紗夏沒有中鋒的身高,依然懂得卡位,甚至有搶籃板的意識。她突然跳起來,撞向守在籃下的人。

 

碰撞產生的火花,是有感覺的疼痛。

 

紗夏姐姐——”

 

滯空能力的差異,周子瑜搶到了籃球,條件反射地護在懷裡,也就沒有多餘的擁抱留給喜歡的人。

 

她抓不住湊崎紗夏,眼睜睜地看着人摔下去。

 

平井桃第一時間判斷傻瓜的落點,隨時準備接住比籃球重要的人,總是承受湊崎紗夏犯傻的代價。

 

明明有人墊背,小傻瓜依然感到疼痛。

 

桃,你不能多長點肉嗎?

 

胳膊也那麼瘦,我倒不如倒在地上

 

湊崎紗夏以為給喜歡的人撞開,其實才是撞人的那個。幸好她的隊友不是狠角色,沒有多餘的動作,比如肘擊。

 

我接住你了,你還嫌棄我?

 

相信你的隊友,把籃板交給周子吧

 

平井桃皺着眉頭,搓揉逐漸變紅的手臂。天才終於明白三彬前輩的話,不論進攻還是防守,傻瓜自覺要搶籃板。

 

子瑜也太累了,整場比賽要跳高

 

湊崎紗夏賴在她的背上,給骨頭的形狀戳到不自在。手掌沒有發紅,可是她碰到籃球以外的東西。

 

耳邊少了心疼的聲音,湊崎紗夏頓感委屈,抬頭尋找關心她的視線。

 

那顆籃球停留在罰球線,那個人反應遲鈍。

 

周子瑜捂住眼睛,溫熱的淚流下來,打濕了手背。

 

子瑜,我打到你了?

 

後知後覺的人還有一個。

 

湊崎紗夏顧不及身下的墊背,急忙找個支撐點起身。她用力地按住平井桃的側腰,換來天才哇哇大叫。

 

我一定不夠高,怎麼可能碰到你的眼睛?

 

合理的解釋是,跳躍的時間不同。

 

周子瑜準備落地,湊崎紗夏才跳起來。

 

快給我看看,是不是很難受?

 

湊崎紗夏善於表達感情,可惜換不到同等份量的回應。

 

沒有,我只是揉揉眼睛

 

面對溢出來的情感,周子瑜不知所措,習慣退後一步,甚至是多步。她回到安靜的虛擬世界,根本不會喊疼。

 

沙子進眼睛了?

 

平井桃佩服吸血鬼的說法,畢竟籃球賽需要傻瓜這般的隊友,誰也不忍心澆滅那份勇往直前的熱情。

 

周子瑜緩慢地眨眼睛,止住疼痛的淚水。模糊的視野逐漸清晰,她凝視着那雙高幫籃球鞋,俯身為她重新繫鞋帶。

 

真是笨拙的傻瓜。

 

每當那個人願意為她低頭彎腰,湊崎紗夏都會心動。

 

可是聖誕樹倒下來,湊崎紗夏又心痛不已。

 

哪裡來的沙子?

 

湊崎紗夏擔心理科生的眼睛,沒有找能夠白頭到老的頭髮。

 

紗夏和周子,簡稱紗子

 

是紗子總會發光的

 

會發光的紗子,最好不要進我的眼睛

 

籃球場莫名上演愛情劇,平井桃才是真正受到傷害,遲早要給她們打掩護。

 

 

 

 

    螢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