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1

 

雨停了,空氣比往常濕潤,混合泥土的味道。

 

昨天沒有射箭,周子瑜的肩膀依然酸痛。湊崎紗夏徹夜枕在她的手臂,相扣的手縫合般沒有鬆開。

 

起床是困難的任務,周子瑜不願意吵醒湊崎紗夏。糾纏的黑髮披散在枕頭,她撐起身體,幸好沒有給身旁人壓住頭髮。

 

周子瑜托住湊崎紗夏的後頸,讓她的臉頰靠在枕頭。

 

理科生整理別人的頭髮,仔細看這張臉,才發現她的眼睫毛多長。那雙眼眸緊閉,湊崎紗夏藏起星星。

 

周子瑜伸出食指,輕碰沒有浮現的酒窩,不捨得捏疼她的臉頰。她撿起小丑魚玩偶,擺在湊崎紗夏的懷裡。

 

早上不夠好。

 

因為給不了沒有早安吻。

 

商業區沒有早餐店,平日的繁忙時間,道路變成品牌的車展。除了周日之外,交通堵塞的問題沒有改善。

 

購物中心有連鎖餐廳,自助點餐系統省卻說話的時間。周子瑜能夠坐在店外的座位,享受舒適的空調,等待取餐。

 

周子瑜繞過十層高的商場,騎車到較遠的路邊攤。

 

街上沒有停車位,她要扶着公路車,排隊等待攤主製作蔥油餅。

 

業餘麵包師看得入神,觀察別人將麵糊攤成餅。她不會掌握火候,不是把蛋餅燒焦,就是外皮捲不起餡料。

 

儘管她沒有成熟的手藝,至少讓人不會吃壞肚子。周子瑜背着保溫袋,不清楚湊崎紗夏的飲食習慣,只能以質和量取勝。

 

假設她不喜歡魚片粥,還有炒米粉。要是她吃不慣太熱的早餐,還有芝士培根火腿片漢堡。周子瑜特意到便利店買了她最愛的披薩。

 

小小的肩膀,扛住超過三人份的早餐。

 

她只是湊崎紗夏的外送員。

 

 

這棟大樓比宿舍安靜,門外沒有趕着上課的腳步聲,舍友不會大喊廁所沒有衛生紙。

 

這張床有多大,湊崎紗夏回到平井桃身邊。

 

小丑魚的尾巴撓得耳朵發癢,湊崎紗夏將玩偶放在一旁。

 

鈷藍色的被罩散發薰衣草味,平井桃依然熟睡。湊崎紗夏將她的被子蓋上,慢慢地爬下床,尋找合腳的棉質拖鞋。

 

宿舍沒有的煩惱,湊崎紗夏迫不及待地照鏡子。

 

她能夠給最差的一面給平井桃看。

 

換一個地方,她來到十五層大樓。換一個人,她來到喜歡的人身邊,湊崎紗夏只想表現最好。

 

湊崎紗夏使勁搓揉臉頰肉,好想快點消腫。

 

架子有紫色牙刷,嘴裡充滿西瓜味的泡沫,甚至有點甜。

 

湊崎紗夏握住杯子,鼓起臉頰,讓溫水沖走牙膏的泡沫。她彎腰對着洗手台,避免飛濺的水弄濕白色球衣。

 

周子瑜將早餐留在五樓,放輕了腳步上來,發現床上少一個人。浴室的燈光亮着,她靠在敞開的門板。

 

紗夏姐姐,早安

 

醒來欠一個早安吻,周子瑜沒有親她的額頭,因為不再打雷。

 

湊崎紗夏拿髮夾綁住劉海,凌亂的黑髮披散下來,還沒有洗頭。

 

最狼狽的不是表演噴水,而是給水嗆倒。

 

............”

 

湊崎紗夏滿臉通紅,不好意思當面吐出來,泡沫沿嘴角流淌。她扶住洗手台,嗓子難受得很,幾乎喘不過氣。

 

好一點了嗎?

 

周子瑜從後面抱住人,拳頭抵住她的肚子,準備施展急救。偏偏可憐的傻瓜不是噎着,沒有異物卡在咽喉。

 

連刷牙也會呼吸困難的人,周子瑜擔心她的宿舍生活。

 

子瑜,你怎麼起得比我早?

 

湊崎紗夏垂下視線,攥住球衣一角,莫名感到煩躁。

 

小傻瓜要管理形象,特別是面對喜歡的人。

 

假設喜歡的人打着哈欠走到衛生間,她不會那麼尷尬。

 

而那個人明顯打扮過。

 

我出去買早餐,因為很快賣完

 

紗夏姐姐,擦一下

 

周子瑜擰乾毛巾,遞給臉紅的人,可是她不接住。

 

從相遇開始,第一眼見到彼此,總是為對方擦汗。除了汗水、眼淚,還有西瓜味的漱口水。

 

我沒有吵醒學姐,你可以再睡一會

 

棉質毛巾觸碰臉頰,湊崎紗夏賭氣地扭頭躲開。

 

紗夏姐姐,我先出去

 

周子瑜察覺不到對方生悶氣,只以為她在犯睏。

 

太自然的模樣,不喜歡給喜歡的人看。

 

湊崎紗夏要打扮得漂亮,才和喜歡的人見面。

 

床上多了兩個玩偶,周子瑜凝視像香蕉的月亮。她對小松鼠說了早安,而小柴像她的主人,沒有熱情的回應。

 

理科生抱住筆記本電腦,到樓下設計遊戲。

 

主人將房間留給客人。

 

也許客人是主人。

 

 

只要不掀開窗簾,陽光照不進來,白天是黑夜。

 

周子瑜將早餐放在電飯鍋保溫,湊崎紗夏沒有拿上樓。湊崎紗夏不知道她的習慣,不在她休息的空間進食。

 

桃,電影好看嗎?

 

床墊比實木沙發舒服,平井桃側身玩手機。湊崎紗夏傻得可愛,把小丑魚玩偶枕在她的手臂。

 

你也看了,我和你一起看的

 

文科生的記憶力難得比天才差,平井桃有點得瑟。床頭櫃沒有香薰,少了熟悉的氣味,她還是睡上好覺。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你跟多賢看,感覺不同嘛

 

那是甚麼樣的感覺?

 

湊崎紗夏沒有戀愛經驗,與人曖昧的時間更多。

 

情人節那天,她在酒店的頂樓醒來,坦然面對孫彩瑛。她沒有刷牙,能夠接聽平井桃的電話,完全沒有在乎形象。

 

爆米花特別好吃,雪碧也好喝

 

平井桃關心美食,專心地品嚐味道。漫長的時間,她補充了體力,就會閉目養神,訓練不看字幕的聽力。

 

身邊戀愛的朋友,誰有能力教會傻瓜分辨感覺。

 

換個人陪你,也沒有分別嗎?

 

你跟我看電影,感覺會一樣嗎?

 

湊崎紗夏和孫彩瑛交往以來,相處的氛圍輕鬆。倘若談戀愛只是為了開心,酷小孩是完美的對象,畢竟她不可能心痛。

 

跟你看電影,我很自在

 

和多賢的話,吃爆米花也要小聲點,也不敢睡覺

 

多虧了三人籃球賽,情侶分開練球,周日沒有安排約會。平井桃賴在床上玩遊戲,照顧電子寵物Boo

 

桃,你還有甚麼形象嗎?

 

可是談戀愛,不就是要看到真實的樣子?

 

這番話啟發了傻瓜,湊崎紗夏明白她悶悶不樂的原因。魔法少女想像的愛情,理論是美好的,她卻無法真正實踐。

 

我們才談了多久,她嫌棄我怎麼辦?

 

要是她看到我的缺點,發現沒有那麼喜歡我呢?

 

愛情需要一定的智慧,天才琢磨不透冷言冷語。喜歡是準確的計算單位,誰都看見有意義的數字,平井桃才能安心。

 

那你在多賢面前,是假的平井桃嘛

 

你裝得那麼好,你也不累喔?

 

桃就是騙子

 

再次變成夾心餅乾的一天,湊崎紗夏心疼親愛的妹妹。她捶打天才的手臂,欣賞凹陷又彈起的肌肉。

 

迷你機器人也是愛情騙子

 

她上次在車上騙我,她也會把你騙得團團轉

 

這棟十五層大樓,周子瑜連主人房也讓出來。醒來至今,平井桃不見吸血鬼的身影,她也不催促自己起床。

 

單憑這點,平井桃考慮給她加分。

 

至於和花花公子混在一起的人,平井桃對新星失去好感。

 

桃,你變得太快了

 

你前陣子才對彩寶寶改觀,說她是認真的

 

湊崎紗夏抱住別人睡過的枕頭,聞着殘留的味道,可惜沒有發現一根羽毛。白頭髮不會輕易脫落,只有她拔出來才會消失。

 

小傻瓜不懂得戀愛,卻又維護女朋友。

 

她身上的問題太多,跟名偵探是甚麼關係?

 

銀戒指的刻字是SC,名井南拼命找的戒指,原來不是只有一枚。昨晚平井桃看得清楚,名井小姐戴在手上的戒指,分明是同款。

 

可惜她無法假裝喝醉,牽上名井南的手,摘掉那枚銀戒指。

 

刻字才是她要尋找的東西,也許那不是東西。

 

其實,她想找回來一個人。

 

她有給你看手機嗎?

 

你看看她的通訊錄,說不定留着前女友的聯繫方式不刪

 

躺床上玩手機的後遺症是,平井桃又開始犯睏。她放棄帶Boo外出散步的想法,抱住毛茸茸的小丑魚玩偶。

 

幹嘛要看彩瑛的手機?

 

我又不像你,整天懷疑多賢跟別人約會

 

彩瑛說過了,就是阿晨和Flash”

 

初次來到十樓,湊崎紗夏只顧照顧發高燒的傻子。昨天在周子瑜身邊,湊崎紗夏只看見她,現在才留意到裝修風格。

 

十五層大樓是,了解一個人的起點。

 

你可以不看,她不能不給你看

 

看看她的相冊,也許有名偵探的照片

 

儘管沒有香薰入眠,湊崎紗夏睡上好覺,因為身旁有棵聖誕樹。床上用品散發薰衣草味,她的頭髮是西瓜味,而被子隱藏松木的清香。

 

平井桃關心她的感情,湊崎紗夏卻忍不住想別人。

 

說出來是放下了。

 

沒有說的那個,就是她的最愛。

 

 

吃早餐也要坐電梯下樓,平井桃一路上打着哈欠。冷凍櫃沒有奶油蛋糕就算,盤子沒有牛油果也罷,平井桃只要一罐雪碧。

 

周子瑜沒有令她失望,冰箱有薄荷綠的碳酸飲料。平井桃關上冰箱門之前,拿出藍莓果醬塗鬆餅。

 

面對面坐着的人,誰也沒有先動筷子。室內餐桌變成路邊攤,擺放早餐店的套餐,湊崎紗夏有選擇困難。

 

周子瑜擰開藍莓果醬,握住不鋒利的刀子,仔細塗抹在吐司。她不着急吃蔥油餅,默默照顧兩位學姐。

 

周子,你家附近有這麼多好吃的

 

醒來有早餐吃,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

 

昨天晚上的道路,兩旁全是高樓。除了餐飲集團的辦公大樓之外,平井桃找不到與食物有關的招牌。

 

學姐喜歡就好

 

周子瑜見識過舞蹈社社長的食量,沒有為皮夾省錢。每款早餐都準備兩份,不怕平井桃和湊崎紗夏搶吃的。

 

三彬前輩的禮物,你幫我拆開了嗎?

 

湊崎紗夏咬着木質湯匙,猶豫片刻才喝粥。她認得便利店的包裝,那是她喜歡的披薩,那根木頭卻沒有告訴她。

 

我哪敢,不怕你說我喔?

 

又是獎牌嗎?

 

平井桃拿掉討厭的黃瓜,挑戰一口吃掉漢堡包,嘴邊沾滿番茄醬。她抽出濕紙巾,擦乾每根手指,才把情書交給湊崎紗夏。

 

不知道,我要回去再看

 

湊崎紗夏撕一塊油條,蘸點粥遞給沉默不語的人。

 

情書有郵戳,記錄送信的過程,背面是火漆印章。這不是普通信件,有人寄送相思情,裝着一顆紅豆。

 

周子瑜咽下悶氣,連油條也沒辦法換來笑容。

 

 

十五層樓的居家問題,湊崎紗夏找不到喜歡的人。她探索七樓以外的地方,想像周子瑜的日常生活。

 

三樓是客廳,液晶電視機猶如電影院的大銀幕。理科生沒有說謊,她不喜歡拍照,家裡沒有相片框。

 

客廳有高爾夫練習器,那是打擊網包圍的一角。湊崎紗夏插着口袋,沒有踩上綠色草坪,沒有揮動那些球桿。

 

不遠處傳來物體撞牆的聲音,湊崎紗夏熟悉拍打的節奏。小時候,她在家沒有打乒乓球的對手,只能對着牆壁玩。

 

拼圖的地墊,像是給小孩學習爬行的空間。周子瑜扔出一顆網球,回彈到她的手上。沒有戴棒球帽,沒有穿運動服,依然是網球王子。

 

子瑜,你又在設計遊戲?

 

你這麼快修這門課,不是畢業作品嗎?

 

學期末有作品展,我玩過你們設計的遊戲

 

湊崎紗夏注視那雙長腿,努力伸直腳趾,可惜無法貼近對方的腳底,了解理科生穿多大的鞋。

 

我畢業的時候,紗夏姐姐也不在

 

你喜歡玩甚麼遊戲?

 

周子瑜攥住那顆網球,沒辦法像蘋果一樣掰開。她盯住編程的畫面,輸入不了合適的代碼。

 

十二月的生日,雙子座流星雨,周子瑜都會錯過。畢業的冬季,湊崎紗夏離開校園生活,離開這座城市,離開她的身邊。

 

我不喜歡一個人玩遊戲

 

最好不是單機模式,可以和朋友一起玩

 

還可以連麥,聊生活的事

 

湊崎紗夏從小喜歡往外跑,白天追逐陽光,黑夜躲開月亮。

 

理科生看似苦惱,許久沒有敲鍵盤。湊崎紗夏發揮魔法少女的想像力,渴望給身旁人靈感。

 

若是名井南般的遊戲高手,一定提出具體的例子。湊崎紗夏甚至不說遊戲的類別,看起來不常打遊戲。

 

小傻瓜對遊戲不感興趣,周子瑜要用心研究蛋糕。

 

子瑜,你會打網球嗎?

 

那顆網球擊中數字,又回到她的掌心。十五層大樓沒有網球場,一般的家也不會有網球場。

 

湊崎紗夏凝視着她嚴肅的神情,像是射箭,像是思考。

 

嗯,我有學過

 

紗夏姐姐,你一定要回去嗎?

 

學姐也和你一起走嗎?

 

還有多久到十二月,周子瑜計算至剩餘的秒數,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她沉浸在離別的憂傷,連拿到滿分也失去意義。

 

舞蹈社有一場戀愛,理科生考慮到團長。

 

啊,你一直在想這個?

 

為甚麼平井社長不會走?

 

真正的異地戀在身邊,湊崎紗夏沒有探討這個問題。平井桃不會想得長遠,肯定沒有和親愛的妹妹商量。

 

待了四年,可能對這個地方有感情

 

可能對人有感情

 

周子瑜保守便利店的秘密,卻又相信平井桃有機會留下來。

 

不想說謊,只能圓謊。

 

我以為子瑜很理智

 

有時候你說的話,也有點感性

 

多少塊接合的拼圖,湊崎紗夏爬行在防滑的墊子。玩具箱裝滿理科生的寶物,遙控器沒有電池,她只能手動操作摩托車。

 

紗夏姐姐也一樣

 

看着是感性的人,其實很理智

 

三彬前輩比你大三年,聽說男女交往,差三歲不太好

 

小時候的玩具不像舊物,湊崎紗夏闖進她的童年回憶。周子瑜望向會說話的柴犬,那個人像25一樣,陪她留在快樂的小天地。

 

子瑜,你又開始迷信了

 

我們也是差三歲

 

湊崎紗夏沒有詳細介紹籃球員,理科生竟然關心她的朋友。

 

多麼有意義的數字,她只想到周子瑜。

 

我們不是男生,我們還沒有交往

 

這句話不適用於兩人,周子瑜認真地解釋,卻又不是辯論。

 

她和孫彩瑛也是差三歲。

 

湊崎紗夏愣了半晌,第一時間想不到真正交往的對象。

 

還沒有。

 

不是沒有,而是還沒有。

 

紗夏姐姐,其實我還聽過

 

差三歲的姻緣最好

 

 

 

 

    螢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